金羚文学 都市言情 难得心动 终声:我是你未来老公

终声:我是你未来老公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难得心动| 作者:锦瑟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慢慢的,卫绫安想起了一切、想起了小绿出车祸那天…她记得是青烈跟她说小绿来看她了,她才醒了过来,然后,当她看着他那双眼,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为什么呢?

    小绿对她是那么的重要,她怎么会突然忘记了?

    而且是在两人对看彼此后,她就彻底忘记有关小绿和他的一切。曾经以为小绿死了,没想到它居然还活着,而且还是她深爱的情人。

    摇晃着小脑袋,卫绫安对于自己失去记忆的事一概不解,但思及过去无论与小绿或是青烈的生活,她不禁泛起甜<img src="image/mijpg">的笑容。除却他是动物的事实,他们真的过着很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总是宠她、疼她,变成小绿时则老爱逗她,不同的身分有着相同的个性,就是爱耍要小性子。若不计较他是人是狗,他们的确很幸福。

    蜷着身体,下颚抵在膝上,双手环抱住腿,卫绫安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韶光花坊门外。她没有回家是因为知道他们一定会以为她在家里,虽说迟早都必须面对,可她想多争取点时间想想这件事。爱一个人本来就不该计较他的背景,况且她也深信伦青烈是爱着她的,只是这消息实在太突然了,让她很难去接受它的真实性。说没有吓到,那是骗人;若说厌恶嘛,也倒还好,反正两种身分的他,自己都曾经抱过、亲过,不至于产生多大的抗拒反应,只是…要适应也有些困难!

    青烈等于小绿!

    换个姿势,卫绫安双手抵住下颚,双眸晶亮的看着路上来往的人群,心中摇摆不定。她好烦哪!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她该以什么面目面对他?

    她还是想见他的。不见他,心就会疼,所以,她还是想见他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“绫安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卫绫安抬头一看,原来是巩青韶。“巩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?”巩青韶终于安了心,蹲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卫绫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要乱跑?”见她没有预期的惊恐表情,巩青韶稍稍放下紧张。

    “巩大哥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起来了?”巩青韶神情一转,诧异极了。没想到七弟的催眠术竟有人能破得了,想来该是绫安对青烈的情意太深所致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她实在非常想知道她那段记忆到底是怎么失去的。

    碑青韶开了门。“进来吧,我把一切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卫绫安跟着巩青韶走进花坊,然后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与青烈不是人类,我们是狐狸,是青狐一族,在清末时迁过来台湾的。”他神情凝重的说。

    “狐狸?”想想,小绿的确不像狗,但这怎会有狐狸呢,难怪她直觉的认定小绿就是狗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要不与人类结合的话,就有绵绵不绝的寿命,这是条无形的戒律。四年前,青烈遇见了你,进而爱上你,又无法在你和寿命之间做出抉择,那时你又因为小绿的死而痛苦不已,所以他才把你的记忆封住,不想让你伤心。后来,他因为对你思念过度,也对自己下了暗示,想藉此忘记你,振作起来,结果你们还是再度相遇了。现在,他想起了你,你也想起了他,这算是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与人类结合会怎样呢?”她想起那晚,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碑青韶笑得无所谓。“顶多寿命缩水罢了,不碍事的。你们是不是…”

    卫绫安看着他,害羞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傻女孩,自责啊?”

    她再用力点头,苦着一张脸:“他如果活不久,都是我害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女孩,青烈跟我说过他很爱你,也想娶你,我想他是认真的,所以才愿意为你抛弃长久的性命。他是用他最珍贵的性命去爱你,你呢?绫安,你…爱他吗?”

    他是用他最珍贵的性命去爱你…

    这句话在卫绫安的脑子里不断盘旋,久久,她轻道:“我想亲口对他说。”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伦青烈赶紧冲出去。他以为是六哥,没想到来的却是卫绫安。

    …绫!

    听见他喊自己的名字,卫绫安惊讶道。“你刚刚真的叫我的名字耶!”

    …废话,我传达给你的声音,你不听谁听!

    伦青烈脾气依然不变,没好气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脾气,看来,你当小绿的时候,一定偷偷在背地里骂我,对不对?”闹了整天,一见到床,卫绫安干脆大刺刺的躺下去。“好舒服!你真会挑。”

    这下可好,他在这里忧心半天,她却像没事般。气一浮,他恼怒不已,但当他听见她提及小绿的名字,他愣了愣。

    …你怎么会记得?我不是…

    伦青烈站在床旁,卫绫安一翻身,就与他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你是啊,也很成功,至少这四年我都没再想起你。不过巩大哥说也许是因为看见你变身的缘故,连带刺激到我的记忆吧。”她指指自己的脑袋,甜甜一笑。“所以‘它’又回来了,我的小绿。”

    …你真的想起我了?

    他还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我帮你洗澡、你偷亲我、不喜欢我取的名字、我们睡同一张床的事情,这些我全想起来了。”她扳着指头一样一样数。

    …为什么回来找我?

    问了这么多,他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”她开始玩起手指。

    …要说就说,别这么拖拖拉拉的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脸,卫绫安噗哧一笑。“哈哈哈!面对你,我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。你叫我怎么跟一只…狐狸谈情说爱啊!”…你…

    伦青烈别过头。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