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羚文学 都市言情 白雪红血 第四十六集

第四十六集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白雪红血| 作者:孙立民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<strong>第四十六集</strong>

    片首曲&#8226;字幕&#8226;画面&#8226;片名

    1519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县城北门处。邹发子上北门土城楼。

    上面伪军:谁?

    邹发子:我,发子。

    上面伪军:哟,邹团长,这么晚还来查岗啊?

    邹发子:你嫂子上拴马镇了,一个人在家待着也是闷得慌,连查查岗,连和大伙儿搓两圈儿。

    邹发子到上面。

    伪军:难得,里面正玩得热闹呢,快进去吧,怕还挤不上桌呢。

    邹发子:谁说挤不上桌?

    邹发子笑着进土城堡内。

    众伪军:邹团长!你来得正好。

    伪军一:邹团长,两桌三缺一,闲着我们三个,干眼馋,看着人家四个玩儿。

    邹发子:好哇,玩儿!众位弟兄们,今儿个晚上输赢都是我包着,末了,我再给大家伙儿发大洋。

    众伪军:真的?

    邹发子:我啥时候跟你们说过假话。大洋这玩艺有什么呀,搂着睡觉叮当响,带在身上压得慌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拿在手里是酒肉,扔在炉里是费渣。掉在水里没多大响,垫在屁股下还硌得慌,扔给窑姐儿还瞎了一泡汤儿。

    众伪军笑。

    伪军一:邹团长,你这词儿我们还头回听说,闹了半天这就是大洋?

    邹发子:对,这就是大洋!要不是这样的,那就是烧饼。再软一点儿的那就是饺子皮儿!

    众伪军又笑。

    邹发子:来来来,摆上,今儿晚上大伙可就别怕输了,输也输我的;可你们也别手软,赢也是赢我的,该赢就赢!

    众伪军一:玩呀!弟兄们!团长给咱们兄弟兜账了。

    众伪军二:还是咱们邹团长好!

    众伪军三:明儿个咱们大伙请邹团长喝酒!

    1520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上。关仁赋等向前急急行进的队伍。

    1521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县城北门土城楼上屋中。邹发子抬腕看表。起身。

    同桌伪军一:邹团长,干啥去?

    邹发子:撒泡<img src="image/niaojpg">,不算跳。露露**,不算跑。

    众伪军大笑。

    邹发子出来,站墙根上撒<img src="image/niaojpg">。向城外张望。<img src="image/niaojpg">完回来。

    邹发子走到桌边,将牌一推,将包里的大洋拿出来,往桌上一拍。

    众伪军:邹团长,这么多,足有一千多块!

    邹发子:加外边那位兄弟,不就你们八个人吗?

    众伪军:对。

    邹发子:这是两千块,我留一百,剩下都是你们的。

    邹发子拿出一百揣兜里。

    伪军一:邹团长,你还真给呀?

    邹发子:真给!发子啥时候逗过兄弟们?你们说说,啥时候逗兄弟们玩儿过?

    众伪军互相看:

    伪军一:没有。

    伪军二:邹团长向来跟咱们弟兄们说话算数。

    伪军三:就是,邹团长义气!

    邹发子:当着弟兄们我也不能说假话,哪来这么多钱哪?兄弟我贩大烟土挣来的!一炮,挣了八千大洋,给弟兄们的这是小钱儿!

    邹发子看众人:可话又说回来了,这钱人家是先给了,大烟还没进城呢,就在城外,一会儿就到。咱怎么办哪?是不得给人家放进来呀?

    众伪军:听邹团长的!

    邹发子:哎,这就对了。兄弟们,在家伙儿放心,出了事儿我兜着,保证和众兄弟没事儿。虽说贩烟土明着不让,可这满城的烟土,四乡八镇的烟土都哪儿来的呀?

    众伪军:贩进来的呗。

    邹发子:对了!贩大烟,是大不见,小不见的事儿。抓住了,大牢里蹲几天,罚个千八百的大洋,完事儿了。再说了,归谁抓呀?

    众伪军:归咱们呗。

    邹发子:又对了!咱们能自个儿能抓自个儿吗?

    众伪军大笑。

    邹发子:拿着,大伙儿都揣兜里头,揣兜里头是钱,放外头是送礼的!

    众伪军分大洋。

    邹发子出去,向城下张望。

    1522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茂杨口。四妹、四个女兵、姜松岳、田尚虎、铁顺、宗振骑马奔上荗杨口。

    1523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茂杨口前空场子上。浅红色的雪地和飘落的浅红色的雪花儿。银秀带众女兵站在空场上。空场后面的石堡上,站着表情严峻的雕像一般的关家伙计的家人们。

    荗杨口前的场景。姜松岳几人互相看看。

    四妹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四妹:银秀,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银秀:四姨,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四妹:那你怎么不拦着他们?

    银秀:四姨,仁赋的倔脾气,我拦不住!

    姜松岳:四姑娘,什么也别说了,来不及了。尚虎,你和铁顺敢快回去带队伍,上县城。宗振跟我走。

    四妹:姜队长,你们去哪儿?

    姜松岳:县城!

    四妹:好,我也去。

    四妹带四个女兵同众人飞奔下茂杨口。

    1524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县城北门外。关仁赋等摸到城下。

    阚达仁对仁赋悄声地:仁赋,叫不叫号?

    仁赋:叫。

    阚达仁:布谷,布谷,布谷。

    1525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县城北门土城墙上。

    邹发子:布谷,布谷,布谷。

    邹发子进堡内:弟兄们,来了,开门。

    众伪军:好嘞!

    几个伪军下土城开城门。

    1526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县城北门处。关仁赋等冲入,阚达仁带人冲上土城楼。众伪军大惊,不知所措。被关家军用刀杀死。

    阚达仁:发子,走吧!

    邹发子吓得哆哆嗦嗦:是,阚爷。我走,我走。

    邹发子挎了包袱出城门。

    阚达仁:仁赋,咱不能一块儿往上冲,得防着点儿。

    关仁赋:阚军师,你带四十人守城门,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上!佑山,你带你那队的一百人在后面,防着中了鬼子的埋伏。其余的跟我上。大伙记住,就是打剩一个人也不能往后退!

    众人应。

    关仁赋、霜菊、佑山、满星带人向关家大院摸去。

    1527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一村中。田尚虎奔回驻地紧急集合队伍。田尚虎带队出发。

    1528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附近房上。房上突然露出一颗人头、两颗人头。鬼子的暗哨。潜伏的伪军。

    一声瓦响。

    关仁赋:什么声音?

    满星:房上瓦响。

    佑山:仁赋,房上有人。

    仁赋:厚田叔,瞄房上。满星,快上,炸院墙。

    满星点头,一手夹炸药桶、一手握挂着引线的长绳,哈腰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房上又露出几个黑影。

    刘厚田端机枪突然对黑影点射,几个黑影啊声栽下。

    顿时枪声大作。

    关仁赋:坏了!打!护着满星!

    众人向房上,向关家大院鬼子的炮楼开枪射击。

    1529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前。满星夹着炸药桶向前跑。

    关家大院鬼子炮楼上的探照灯突然打亮。

    吴满星一怔,继续向前奔跑。

    满星突然中弹。身子一晃,双腿一软跪倒,满星流汗的面孔。

    1530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前。仁赋焦急的目光。

    仁赋:满星!

    1531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前。满星慢慢抬起头来。流血的前胸。满星用尽力气站起,将炸药桶抛出。

    1532、炸药桶向前滚动的特写。炸药桶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1533、满星身上再次中弹。满星晃动身子,用尽全身最后力气狂呼一声,艰难一拉引绳,炸药桶爆炸,满星在一片火光中倒下。

    1534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前。其余几个背炸药桶的人扑向关家大院院墙。再响爆炸声。

    1535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附近。后面潜伏的鬼子伪军包抄过来。

    1536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东偏院内。涂凤山带伪军杀出关家大院偏院。

    1537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门前。佑山在后面发现包抄过来的鬼子伪军。佑山带人同包抄上来的鬼子伪军激战。

    1538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门前。火光中,刘厚田哈哈大笑站起身,端着机枪向鬼子炮楼点射。

    鬼子中弹。

    1539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前院墙处。几个拿着炸药桶的关家军拉响炸药桶。关家大院的前墙、炮楼全部被炸塌。

    1540、关家大院中的房上、屋内、院中的鬼子顽抗。

    1480、关家军向鬼子投手榴弹。

    1541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。四周的几处房屋起火。火光冲天。火光中空中飘落的雪花呈浅红的颜色。地上的落雪被映成浅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1542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门前。

    刘厚田哈哈大笑:杀鬼子呀!杀鬼子呀!小翠儿,爹给你报仇来啦。刘厚田端枪射击房上的鬼子。刘厚田端枪边射击边向关家大院大步迈进。

    仁赋焦急地喊:厚田叔!

    1543、刘厚田什么也听不见状,大笑:杀鬼子呀!

    刘厚田肚子上中弹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刘厚田满面汗水,面带痛苦的微笑。刘厚田慢慢坐起身,将一棱子弹换上,对着院内的鬼子举枪射击。一个个鬼子应声而倒。刘厚田再中弹。刘厚田面露憨笑,吃力地,喃喃地:杀鬼子,报仇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小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翠儿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&#8226;

    1544、刘厚田坐在地上垂下头。不动。

    1545、关仁赋:厚田叔!

    关仁赋高喊:杀呀!

    关仁赋带人冲向院中。

    关家军一片片倒地。

    1546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茂杨口。天空飘落的雪花,雪花落在荗杨口前的空场上。被四周的火炬、灯光照着,呈暗红的颜色。银秀一身白素。站在荗杨口前的空场上。

    空场四周大碗的灯火通明。空场上面,整整齐齐摆着四百五十只盛满酒的大海碗。

    银秀的旁边站着三十余个手举火把的女兵。两边站立守寨的男兵。石堡墙上,站着石雕一样的,表情凝重的关家伙计们的老少家人。几匹健马拴在旁边的拴马桩上。

    银秀:把酒点上吧。

    众女兵擎火把点场上的酒碗。

    场上,四百五十碗燃烧的酒。周围暗红的雪地和飘落的雪花变成鲜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银秀解开桩上的犍马骑上,另有四个女兵解马骑上。银秀及四女兵手举火把向山下奔去。

    1547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门前巷内。佑山消灭埋伏的鬼子伪军冲到。

    涂凤山所带的伪军所剩无几,涂凤山同众伪军向关家大院中退。屋内的古冬杨一摆手,鬼子端起刺刀逼住。涂凤山只好带伪军再向前与关家军交战。

    1548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。善耕房中。善耕起身,悄悄走到门边将门拉开一条缝向外观看,然后闪身出门。

    1549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县城。关家大院前。伪军全部战死,涂凤山欲退,后面鬼子的刺刀。涂凤山走投无路,欲向偏巷中逃。霜菊开枪,涂凤山中弹。古冬杨向涂凤山射击。霜菊向涂凤山射击。涂凤山抱住一棵树,垂死挣扎,倒地毙命。

    1550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。关如水的房中。

    关如水掀起窗台上的一块砖,从里拿出一个油布包,打开,里面露出程子风送他的手枪。关如水爱抚地用手摸着,慢慢拉栓,将子弹上堂。

    善耕推门入,火光映红的屋中,父子两人的对望,两人紧紧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1551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火光。关家大院正堂。古冬杨走到里间。

    古冬杨走到小村身旁。

    古冬杨:小村君,我记得,你一直怀疑我的判断,认为我对莲花庵后的无名墓碑和莲花庵中的假想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小村:对。

    古冬杨:正因为这一点,误了我们很多的时间,使我们的使命在成功的时候夭折。

    小村:是,这是我的责任。

    古冬杨:应该说,你的错误,致使我们在成功的边缘失败。

    小村:也许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古冬杨:现在,没想到进攻的人这么英勇!而且,我看见了冲在前面的关仁赋。他是我们最大的仇家,他没有死。我相信,邱本年的武器就是运给关家的。

    小村:我不明白你到底要说什么?

    古冬杨:最后的时刻到了,为帝国献身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小村:明白了。

    古冬杨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小村拿起手枪顶在自己的头上。枪响。

    古冬杨头也不回地出去。

    1552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龙岗县城北门土城楼上。阚达仁听着激战的枪声焦急地在土城墙上来回走。突然停住,一摆手:弟兄们!上!

    1553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正房正堂门前。

    古冬杨命令身边的两个鬼子:你们立即到后面将葛金财、段长生、关如水、关善耕依次杀死。

    鬼子兵:是!

    两人从西面向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1554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。关如水房中。善耕从关如水手中接过枪,然后搀着父亲走到门边,轻轻将门拉开。

    1555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门前。阚达仁带人冲向关家大院。

    1556、夜景。关家大院后院。两个鬼子端枪踹开葛金财的房门举枪。

    1557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。关押葛金财的屋中。地上坐着的葛金财看见鬼子举枪。艰难站起!两声枪响。葛金财再看,门前的两个鬼子倒在地上。葛金财从屋中一步步艰难走出,葛金财向东投来目光。

    1558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。关如水房前。善耕一手搀着父亲,一手举枪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1559、深秋。初入冬时。夜景。关家大院后院。关押段长生房门处。段长生打房中鬼鬼祟祟出来,向后面欲溜。葛金财捡起鬼子的枪支撑着身子,靠坐在门框上,低沉的喝声:段长生!

    段长生一愣。

    葛金财枪响。段长生扑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