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羚文学 都市言情 非常反串 第二十二章大结局2完

第二十二章大结局2完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非常反串| 作者:呜啼| 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听到刘组长的叫声,胡充往海上一看,便瞧见了一艘飞艇和四艘摩托艇乘风破浪的向这边飞驰。他目力极佳,发现这些飞艇与摩托艇的速度要比以往他见到的快好几倍,气势汹汹,显然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看着快速接近的敌艇,刘组长面色沉郁的道:“很可能是日本特务的接应人员,马上带着女神往内陆撤,同时联系我方接应人员!”

    刘组长麻利的布置下去后,两个队员立即过去扶起东方往海岸内部走,胡充也知道情况紧急,不是闹感情纠葛的时候,一声不吭的跟在东方后面撤。

    东方之前在被男特务挟持时,感应到男特务的杀气,强行动用了体内那一丝真气,从后背刺激男特务的穴道,才逃得一命,同时给胡充打飞两个特务创造了机会。但后果就是她体内伤势加重,毒素蔓延加快,让她身体更加的酸软无力。这时逃跑起来比之前被挟持时更加拖累大家的脚步了。

    敌艇确实非同一般,十九组众人不过逃离海边一两百米,他们就从数里外的海面冲到海边登陆了。胡充回头看了眼,心中更加吃惊,只见敌艇登陆后上面的人根本没有下来,下面一番变换,居然生出几组古怪的轮胎来,后面喷着强大的气流,继续快速的朝这边驰来。

    胡充正待从前面两人手中接过东方,仗着自己的内力快速逃离。却瞧见疾驰的飞艇中站起一人,肩膀上还驾着个火箭筒,顿时骇得他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他顾不得许多,大喝一声“火箭弹,快散开!”便抱住了前面东方的纤腰,真气运行脚下,弹射开来。

    他刚刚落地眼角就瞥到一道闪亮的光芒,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响,气浪涌来。立即将他和东方都掀飞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胡充咳嗽两声。立即抱起怀中的东方,焦急道:“东方!东方!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虽然东方苍白的脸上沾了灰尘,但在她微微张口时,仍旧显现出一抹妖异的鲜红。接着她身子一颤。便吐出一口鲜血来。吐血后。她瞧见胡充焦急的样子,却是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我受内伤了”

    看东方这样子。胡充完全急了,慌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他虽然有纯阳真气在身,内力高强无比,却不怎么会应用。至于应付这种枪林弹雨的经验,更是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边刘组长等人在火箭弹落下来的时候,反应虽然比胡充快,但是跳的却没有他远,虽然都身手不错,且穿着高级防弹衣,但还是当场被炸伤两个,其他人也都被震的一阵眩晕。不过刘组长还是很快反应过来,大喊道:“逃不了了,就地隐蔽,还击!”

    刚喊完,他又觉得不对,冲胡充喊道:“胡充,带着女神先走。”说完,朝快速逼近的敌艇放了两枪,冲其他队员喊道:“掩护胡充!”

    胡充听到刘组长的命令,也觉得这时候该先带东方走,不再犹豫,抱起东方就要往前面掠去。却在这时,又听到火箭弹喷射的声音,接着他便再次被掀飞了。他内力浑厚,被掀飞多少次都没大碍,所以一起来便去抱刚才被震掉的东方。

    可他看到的却是鲜血满襟的东方,不仅如此,鲜血还止不住的从东方嘴里往外流,显然,东方的内伤更加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东方!东方!”胡充抱着东方大喊。

    东方勉强又睁开了眼睛,苍白的俏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,像是看到什么幸福的景象一样,慢慢的将手伸向胡充的脸,一字一顿的道:“我爱你,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东方的手指刚刚触到胡充的脸庞,便一下子无力的垂了下去,美丽的双眸也闭上,软软的躺在了胡充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啊!”抱着东方,胡充感觉仿佛心都爆掉了,极度的痛苦,让他忍不住仰天长嚎。一股无形的波动向四周满眼开来,顿时无论是十九组的队员还是追击的日本任务,全都耳鸣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目露惊恐之色看向胡充和东方那边,只见胡充放下了东方,双目赤红的往日本特务走过去,他的步子似缓实疾,很快就逼近了日本特务十米之内。日本特务虽然听不见了,却没有傻掉,在带队的组织收拾下,瞬间所有的火力都向胡充倾泻过去!

    虽然耳边一片静谧,但十九组的队员们的心都悬了起来,纵然知道迟了一步,却都疯狂的向日本特射击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胡充必死无疑,却没想到胡充在关键时刻却是冲天而起,奇迹般的避开了所有攻击。不仅如此,他人在半空中时,食指中指合成剑指,凌空舞动,在阳光的照射下,顿时五彩斑斓的剑气一道道出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独孤九剑!”

    发出这声惊呼的不是胡充,而是日本特务中的一个精干老头。然而他刚叫出来,便迷惑了,心道:宗族秘典中的叙述的独孤九剑怎么威力比这个小这么呢?可惜,他没时间知道答案了,天空中的数十道剑气如光般的飞射下来,瞬间将飞艇和四架摩托艇都划成粉碎。至于敌艇上的一二十个日本特务,也都在同一瞬间绞杀,变成了上百块残尸。

    十九组的还清醒着的队员们,全都被这一幕惊呆了,他们不由得看向空中,心想:一个人竟然可以这么厉害,还能算是人吗?

    然而,他们刚出现这个想法,天空中的胡充就如同失去了支撑般,砰地一声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快救人!”静默被刘组长的一声大呼打破

    老巷一栋三层的筒子楼顶顶房里。破书桌上的旧手机忽然响起一阵音乐声:“沧海笑,滔滔两岸操,浮沉随浪记今朝”

    是关之琳的《沧海笑》,歌声响完,书桌与床之间的躺椅上,一个满脸胡须的男人翻了个身,伸出古铜色的粗糙大手,将手机拿过去一看,立即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嗝。”男人先打了个嗝,呵出了满嘴的酒气。然后才嘟哝道:“妹的。哥又要去晚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起来将旧手机撞进不怎么干净的衣服里,然后就开始收拾烧烤的用具,分两次搬到了楼下的破旧三轮车中,最后骑着三轮车往大学城附近的夜市赶去。三轮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摇摇晃晃。好似随时要散架似的。但终究还是到了夜市。

    已经七点多了,夜市出摊的摊主基本上都来了,男人可能是来得最晚的。他将三轮车赶到了一个卖牛腩的中年人摊前。拍了拍他的牛腩车,道:“大佬,能不能不要每天都占我的位子啊?”

    中年人头都不抬的道:“充仔,你不要每天都来发癫好不好?你这个位置我都占了一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