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羚文学 玄幻魔法 仙侠魔踪 第十回:设计王母

第十回:设计王母
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

小说:仙侠魔踪| 作者:潜龙| 类别:玄幻魔法

    太平公主知道下毒失败,李隆基必定反扑,遂马上和党羽召开密议,打算提早动手。陆象先因为是太平公主保荐入相,亦有前来密商。

    陆象先早就看出太平公主的野心,对她此举甚为反感,劝道:「我看此事办不得,盼公主三思。」

    太平公主道:「废长立少,已经不合,何况失德,哪能不废。」

    陆象先道:「皇上有大功,天下归心,怎能废立?」

    窦怀贞冷笑道:「陆公当真迂腐,我问你今日之位是从何而来?今天公主要办大事,你却横加阻栏,究是原因何在?」

    陆象先道:「我全是为了公主,才直言劝阻,并无他意。」

    正议论间,薛崇简突然奔进来,朗声道:「此事万万干不得。」

    大平公主大怒:「你是我的儿子,也胆敢和我抬贡。」

    薛崇简道:「母亲位高权重,生活丰裕,还有什么不满,因何要干这等灭族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太平公主若非害怕身分曝光,巴不得一掌毙了薛崇简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道:「给我将他拖出去。」

    众人又劝又推,把薛崇简推出房间。太平公主续道:「现在用毒失败,皇帝已有戒心,计划必须提早进行,窦怀贞你尽速召集人手,明儿分头行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隆基召集了岐王李隆范、薛王李隆业、龙武将军王毛仲、殿中少监姜皎、太仆少卿李令问、尚乘奉御王守一、内给事高力士、果毅李守德等共同定计,开始筹划武装镇压。

    午间,李隆基派王毛仲率兵三百,从武德殿进驻虔化门,以防万一。接著召见太平公主党羽常元楷和李慈,立即斩首;再派人前住内客省逮捕贾膺福、李猷二人;旋即直闯朝堂,逮捕萧至忠、岑羲,一同斩首。

    窦怀贞知道大事不妙,当即逃走,追兵将他围在山沟里,窦怀贞无路可逃,终於上吊自杀。李隆基命人砍下他脑袋,改姓「毒」。

    太上皇李旦得知事变,忙登承天门楼。兵部尚书郭元振奏道:「皇上奏令诛杀窦怀贞等人,并无别事,请太上皇放心。」

    李隆基随後也登上承天门楼见父亲,并说明原因。李旦听罢,下诏宣布窦怀贞等人罪状,大赦天下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和党羽上午商议,下午便已全被消灭,实教她意料不及。

    辛鈃与李隆基说:「我怀疑那妖孽附在太平公主身上,倘若是真,一般人难以应付,就交由我和紫琼对付。」

    李隆基点头允许。

    辛鈃一走出宫门,便看见紫琼和彤霞在宫外等候,问道:「紫琼,可知道太平公主的去向?」

    紫琼道:「夜姬虽能隐藏魔气,却隐藏不了动向,就只怕太平公主并非夜姬,或是又附身到另外一人身上。」

    辛鈃道:「管她是还是不是,首要是必须擒住太平公主。」

    紫琼领著二人使开身法,电也似的往南而去,来到一座佛寺,上写有南山寺三个大字。正却进寺,忽见一个宫装女子款款步出,正是太平公主。

    罗叉夜姬早就料到三人会来,现在她魔功全然恢复,却充满了自信,知道凭辛鈃三人之力,决非自己的对手,夙仇旧恨,也该和他们算一算,是以并不打算逃避,反而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辛鈃三人看见,同时一怔。辛鈃笑道:「公主似乎早知咱们会来?」

    只见太平公主冷笑一声:「我当然知道,更知道你们前来的目的。」

    说话方落,一个身影从太平公主身上徐徐浮现而出,正是一头紫发,全身赤裸的罗叉夜姬,与三人笑道:「今天你们再没上次般幸运了,动手吧。」

    太平公主失去依附,立时身子一软,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辛鈃笑道:「果然肯现身了,动手之前,我有一事想与岳母大人说。」

    罗叉夜姬柳眉一皱,喝问道:「你……你说什么?」

    辛鈃道:「你女儿芊芊已是我的妻子,称呼你一声岳母,难道不对?」

    罗叉夜姬听得怒目大睁:「胡说!芊芊的身分你从何得知?况且她若嫁了你,我又岂会不知。我明白了,你自知斗我不过,想以此让我饶恕你,乘早息了这条心吧。」

    辛鈃道:「我看岳母大人也太自负了。你和芊芊的来龙去脉,又岂能瞒得过我。但你大可放心,我和芊芊是真心相爱,决不会因为你而影响什么,而且你和她的关系,我亦没有和芊芊说。只要岳母大人从此收手,放弃报仇之念,不再让天下祸兴,我今日大可放你一马。若不然,为朝纲,为苍生,我只好大义灭亲。」

    罗叉夜姬哈哈大笑:「就凭你这小子一句说话,要我息了报仇之念,当真是天大的笑话。就算你真是娶了芊芊,这又如何。倒是只要你不理我的事,你我前时的恩怨,我可以一笔勾消,再不计较。」

    辛鈃道:「至此你仍执迷不悟,那只好得罪了。但为了芊芊,倘若我使用双龙杖,一个不慎,恐怕会伤害岳母大人你……」

    一话未毕,罗叉夜姬已截住他的话头,笑道:「弹空说嘴,管得什么事,你们三人一起上吧。」

    辛鈃取出霍幽的『天魔赤箭』,说了声得罪,赤箭倏地打出,迳住罗叉夜姬射去。罗叉夜姬虽是魔门中人,但一切魔功全出自霍幽,而霍幽为了拯救夜姬,早便留有一手,是以夜姬从不知道有『天魔赤箭』存在。

    罗叉夜姬见眼前一亮,一道红光劲射而至,一时不知是什么厉害之物,不敢直撄其锋,脚下移挪,迅如闪电避开,没想那道红光竟突然转弯,随著她身後疾射过去,罗叉夜姬吃了一惊,连连闪避,但那红光依然如影附形,终於「噗」的一声,赤箭射中她左肩。

    只听罗叉夜姬闷哼一下,身子摇摇欲倒,忽见黑影晃动,堕下的身子已被一人抱住,罗叉夜姬望了那人一眼,低语道:「是……是你……」

    原来此人正是霍幽,单手搂住夜姬,说道:「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。」

    旋即昂首瞪著辛鈃三人:「你们胆敢伤我的人。听著,这一笔帐,本座总会讨回来!」接著向辛鈃使个眼色,抱著夜姬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待得霍幽远去,辛鈃呵呵大笑:「这个大魔头倒会做作,今次又出手救她一次,我这个岳母大人还不死心塌地对他。」

    紫琼和彤霞同时掩口微笑,紫琼道:「夜姬中了『天魔赤箭』,打後魔功尽失,事情亦算完满解决了。」

    辛鈃把太平公主交给李隆基,说道:「公主果然是被魔怪所惑,致会今日做出这种事,如何发落,盼皇上酌情处理。」

    李隆基自然听懂辛鈃的说话,便与父亲李旦商量。

    李旦道:「你姑母原是个琉璃球儿,辨事透澈,以她身分权势,按理决不会做这愚蠢之事,当初我听见她造反,本就不大相信,只因证据俱在,不能不信而已。现听你这样说,虽然有些荒谬怪诞,亦是唯一著魔这个可能。为父身边兄妹,就只剩下你姑母一人,实在舍不得让她便此离去!」

    李隆基明白父亲的心意,待得李舒柔道观建成,遂将太平公主秘密收禁在观中,日夜派人监守。李隆基为了威信,不想让人认为徇私,便对外间传出太平公主已被赐死。另一方面,李隆基气恼薛崇训奸武琖盈,自不肯放过他,藉此将太平公主的儿子全部赐死,唯独薛崇简一人免死,并赐姓李,官职爵位仍旧保持。

    而崔湜和右丞卢藏用,同被检举和太平公主上床,被判流刑,李隆基却不放过他,下诏命贬谪途中的崔湜自杀。

    辛鈃大事已了,心情大好,当晚便叫齐五位夫人同衾共乐。

    尚方映雪初嫁辛鈃时,性子甚是害羞,但日子久了,亦渐渐懂得其中乐趣,尤其诞下儿子後,前时的羞态,也随著时光消融殆尽。

    当夜,辛鈃一枪挑五娘,岂有不累之理。大战之後,精疲力竭,累得辛鈃沉沉睡去。这一觉睡得甚是酣畅,直至中夜,辛鈃隐隐听得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:「辛鈃,今次你断怪除妖,虽有勋绩,但你三十六劫、善举三十六条未讫,尚不能重登仙班,仍须留在凡间补过赎罪。现在紫琼使命已完,必须马上与我返回天庭。」

    辛鈃大吃一惊,原来是玄女娘娘到访,当听见紫琼要马上离开,登时急起上来,连忙请求道:「紫琼与我互有情意,恳请娘娘高抬贵手,让紫琼留下。只要紫琼能够留在凡间,娘娘大可多加我几劫,兜儿一一承受是了。」

    玄女娘娘道:「仙凡有别,你岂能胡言乱语。看在你今次功劳不少,就特准你和五位妻子到天宫一游,紫琼的事,休得再提。」

    辛鈃见玄女娘娘语气坚决,不由发急起来,忙道:「娘娘,请你留下紫琼,要兜儿怎样都行,娘娘……娘娘……」

    连叫数声,竟全无回应,知道玄女娘娘已经离去。辛鈃不忿气,暗想:「好,你既然让我到天宫去,届时我没皮赖脸的和你死缠,若再不肯,我就不离去,瞧你奈我如何。」

    瑶池仙境,位於无极天,乃王母所居之地。玉殿琼楼,一百二十层,高耸云霄。这里八节风和,四时春意,到处仙花如海,沿路珍禽异兽,悠乐其间,奇树异草,遍地皆是。放眼前望,只见万道豪光灿耀,千寻瑞气呈祥,卿云靉靆,仙风飘习,当真是:「此景只应天上有,人间何处得能寻。」

    辛鈃携同五位娇妻来到玉殿琼楼前,一望无际全是仙果蟠桃园,四周面积,竟达一亿八千万里,遍植蟠桃树。五女看得瞪大眼睛,咂舌不已,霍芊芊叫道:「好大遍的蟠桃园,听说三千年才开花一次,三千年结实一次。这是真的吗?」

    旁边的彤霞笑道:「当然是真,还有人能食到蟠桃一颗,可长生不老,如能得食四颗蟠桃,可白日飞升。」

    筠儿拍手笑道:「我也不贪多,若能吃一颗就够了。」

    小雀儿道:「只是你一人吃,那可不行,到是你青春不老,兜儿还会看咱们一眼吗?要吃就一人一颗,这才公平。」

    辛鈃却没他们这个心情,问彤霞道:「怎地只有你一个来接咱们,紫琼和芫花呢?因何不见她们?」

    彤霞道:「她们是玄女娘娘的弟子,早就给娘娘带走了。」

    辛鈃道:「这……这怎生是好,我还可以看见紫琼吗?」

    彤霞笑道:「放心吧,有我在此,总有机会让你和紫琼见面,现在先带你到无极宫,这是玄女娘娘特准给你们居住的地方。」

    众人跟随著彤霞,走过几栋奇形怪异的楼房,拐过数株巨树,立时眼前一亮,只见四下山如伏影,泓水如碧天,迷幻一片。忽听得霍芊芊叫道:「啊!这是什么怪鸟怪兽,长得好可爱漂亮呀!」

    徐步不久,便已到达无极宫,见这座宫殿深遽无尽,分有五进,两边厢房林立,前有花圃、假山、流水、亭榭,应有尽有。其内,鹤舞凤翔,鱼游鸟飞。更胜人间帝王之家。

    众位娇妻见著这好地方,无不开心莫名,只有尚方映雪
(快捷键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第二页](快捷键→)